禾木。

一只非常丧且除了吸男神以外几乎没有追求的咸鱼

【骆一锅】好奇害死猫。

就是个小脑洞,OOC致歉。
给骆一锅道歉,但是没打算改嘿嘿嘿。

骆闻舟家里原本的地位排名是:骆一锅>骆闻舟,费渡来了之后,两脚兽们可劲儿折腾刷经验升级,排名瞬间变成了费渡>骆闻舟>骆一锅,虽然之后又有新“锅”加入排在底层,但一锅大爷显然很不满,猫尊受到严重打击,在它舔着爪子几番思虑后,得出了结论:引起地位变化的最大秘密在于那扇不对自己打开的门!于是,带着极强的好奇心与咸喵翻身的期望,一锅决定以身犯险一探究竟:就见它身手麻利地起身一跃,拖着肥胖的身躯以难得矫健的动作抢占了制高点——衣柜,然后窝在角落里,以上帝视角俯视着一切。

它看到两脚兽们啃着进来,一口比一口凶,又一口比一口黏糊,好像对方是什么佳肴似的一定要吞下去。一锅摇了摇尾巴,表示不懂,明明屁股上肉更多啊!正疑惑着,骆一锅看到那个老铲屎官把新铲屎官扑倒了,照着光溜溜的屁股就是一口,下面的那个好像骂了一句什么,没多久就变成了哼哼唧唧。

骆一锅注意到,那个叫费渡的刚开始是白乎乎的一块肉,没多久就熟透了,从脸到脚踝红成一片,被和自己一个姓的家伙又是舔又是咬,后来还掏出一个什么东西戳了进去。一锅同志猛地炸了毛,对食物链顶层的家伙肃然起敬:原来高地位是这样来的啊,不容易不容易。

这之后,骆一锅难得地乖了一阵,任撸任蹂躏,连被诬陷偷酒喝也不生气了,当然,这只是对费渡而言。骆闻舟很奇怪,不明白这两个祖宗怎么搞到一起去了,而且好像... ...对自己更凶了!好在费总比猫好撸,倒也没怎么在意。

又过了一阵,郁闷的骆一锅像是挣扎了许久,终于决定为捍卫自己的地位做点什么,为了以防万一,谨慎的一锅同志先把目标放在了处于底层的骆二锅身上:

只见骆一锅学着两脚兽的样子呲着牙准备啃过去,结果——喵嗷!特喵的,还没下嘴,二锅就撒爪子挠了上来,拱起身子一副敢碰我我就立刻干掉你的样子。英勇的骆一锅瞬间化身骆一怂,呜呜呜溜回了角落。
自此,家里地位排名又有了新的调整,骆一锅稳居底层。

评论(7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