禾木。

一只非常丧且除了吸男神以外几乎没有追求的咸鱼

【舟渡】费·不爱运动·渡:跑步?不存在的。

[就是被迫跑早操时YY的,我猜费总一定也不喜欢跑步]  [新人渣文文笔很烂,感谢谅解]   [如果某些细节或者设定与原著有冲突,欢迎批评指正]

那些丧心病狂的案子完结后,燕城重新回归了往日的平静,局里的任务顿时轻松了几百倍:不是化解居民的口角矛盾,就是帮助家长教育青春期略微出格的熊孩子,连偷鸡摸狗的案子都找不到。

虽说河清海晏是好事,但骆某人却快闲出病了,这不,手底下实习生刚把几个打游戏打到扔了耳机互殴的小年轻拎到局里,还没细审,骆队长就溜过去开启了老母亲教育模式。

就见骆闻舟义愤填膺义正言辞一本正经地balabala,左洒一摊狗血右抛一碗鸡汤,弄得新来的小警察嘴角直抽抽,眼看叛逆的小年轻眼眶通红愧疚地要掉金豆子,陶然把闲得蛋疼的骆队长拽了出去。

骆闻舟一边被扯着一边没好气地瞎哼哼:“干什么啊,我这社会教育正见成效呢你瞎捣什么乱啊?”
陶然无语道:“你COS教导主任上瘾了?”
骆闻舟最不怕“讲道理”,一脸无辜:“我可不习惯尸位素餐,在其位要谋其政。”
陶然:“所以,你的那些报告都写完了?”
骆闻舟:“... ...”

我们的骆队长是实干型,跑现场追凶手,动刀动枪从未怂过,然而,英雄也有畏首处,面对上面的文件,尤其是学习XX发言,加强XX教育,提高XX素质这种,简直一个头两个大。对于这种做样子走形式性质的任务,骆闻舟能无视就无视之,不能无视就找各种理由推给老实乖巧的肖海洋,导致肖海洋恨不得躲着他走。

陶然自然是了解“兢兢业业”的骆队长,没等他继续溜回审讯处刷存在感,就甩了一个文件过去:“先别急着走,看看这个,上面说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,政府里几个老头就与几个民企合作办了场马拉松,你看你要不要报个名在老头们眼皮下晃晃?”

骆闻舟皱了皱眉:虽说上头说他觉悟低说惯了,但一直是左耳进右耳出,再加上有局长骂着并罩着,大有恃宠而骄的意思,需要这种活动现眼?骆闻舟白了陶然一眼:不去。
陶然:“... ...”

“那个,你家那谁,费渡,”陶然知道之前说的话等于废话,就轻车熟路搬出必杀技,“你不是说他腹肌快没了吗,这样下去可不行,健康要紧,快快快,拉着他一起去。”
骆闻舟显然对“费渡”这种关键词极为敏感,依着陶然的话,他想起了昨晚的手感:虽然软软的很舒服,但这趋势有点不妙啊,加之费渡小盆友曾说自己的地下健身房像仓鼠笼子,记仇的骆闻舟果断着了陶然的道儿,大笔一挥就写下了两人的名字。

陶然松了一口气:终于凑够了名额,不需要自己老胳膊老腿给市局撑人数了。

于是乎
第二天大早,天还蒙蒙亮,习惯赖床的骆闻舟就起来了,顺带掀被子搅和费渡。
骆闻舟尾巴摇得比骆一锅还欢:“起床起床,今天天气那么好,晨跑吧!”
费·充耳不闻·渡挪了个位置,不理。
骆闻舟继续摇尾巴:“乖,跟我去锻炼锻炼身体,你不说在家跑步像仓鼠吗,哥带你放放风去。”
费渡不知骆闻舟抽了什么风,睡眼惺忪撑着胳膊支起身体,打发给骆闻舟一个吻,又倒回了床上:“你自己去吧,养过仓鼠的人都知道,两只公的在一起会打架。”
骆闻舟:“... ...”

骆闻舟坐在床边,不放弃地盯着睡美人:“那个...我报名了市里的马拉松。”
费·事不关己·渡挪了个舒服的位置:“你加油。”

骆闻舟:“不是... ...我报了两个人... ...咱俩... ...提前练习练习呗... ...”
费渡的睡意还没过去,整个人晕晕乎乎的,等反应过来骆某人说了什么后,猛得睁开眼,一副骆一锅吃了死耗子的表情,骆闻舟顿时感觉压力山大。

骆闻舟:“不怪我自作主张,你看你这小身板,虽然最近长了几两肉,但都是肥肉,不结实啊,风刮跑了怎么办,我可找不到下一个貌美如花的总裁了”

费渡不知道骆闻舟这套油腻的说辞哪里学来的,很想几句话怼回去,又怕他真拉着自己去整那个什么长跑,安全起见,还是使了那个最老套却极对口的办法--身段放软了,一切就好说了。

费渡恋恋不舍地起身,一手勾住骆闻舟的脖子,一手轻佻的捏住了下巴尖,整个人窝进他怀里,一副将醉不醉的样子,好看的眉眼直勾勾盯着眼前男人:“怎么,师兄开始嫌弃我了?是谁在我伤的皮肉都快拼不起来时死死守着说不离不弃的,这么快就变卦了?”

“费事儿,别转移话题,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吗”骆闻舟顺势捧过费渡的脸吻了一下,“乖,锻炼锻炼去,顺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不是闷家里就是闷办公室,不怕长蘑菇啊。”

自认体格强壮的骆队长说着便想把费总拎起来穿衣服,不料,还没起身,就被“弱不禁风”的人反向扑倒了。

“师兄,我不想在户外锻炼,就在这儿运动好不好?”
费无赖欺身压在了骆闻舟身上,温润的唇自上而下施施然吻过去,一直到火热的某处。
“你看,你经常在外面晃,不也照样长蘑菇吗?”

然后,自然是一场别具声色的运动。

这天之后,骆闻舟同志依旧不懈的地劝导不爱运动的小青年参加长跑,直到——

陶然:“马拉松取消了,听说有家公司全额资助,改成了文艺汇演,我有两张门票,你要不要去啊?”
骆闻舟:“... ...”

评论(11)

热度(108)

  1. 居老师的猴毛?睫毛!禾木。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