禾木。

一只非常丧且除了吸男神以外几乎没有追求的咸鱼

【长顾】跟着义父过双十一。

义父双十一逛集市乱跑怎么办?
装购物车里推着就好啦ԅ(¯ㅂ¯ԅ)

小学生文笔,OOC预警。
双十一剁手后试图让自己笑着活下去。

“义父义父!光棍节是给没媳妇儿要的男人过的,你带着我瞎掺和啥啊?”

新历十一月十一日,长庚本在赏花亭看闲书,忽的就被没正形的男人莫名其妙拽出了家门。

“你咋还跟小时候样儿,让你出趟门这么难吗?”顾昀佯装生气,随后解释道,“这你就不懂了吧,听隔壁大爷说,为了安抚单身男女,杜家集市今日半价。”

“哈?”长庚在宽袖的遮掩下紧紧握了握顾昀的手,略微有些不安,“是不是我平日亏待义父了?你需要什么我派人去置办就好,虽说如今咱都挂了印,但养你几辈子我还是能做得到的。”

“... ...”

有钱了不起吗?!!!

“想什么呢败家子儿!”,顾大帅自由散漫惯了,虽说偶尔有些娇惯,但这被包养的感觉还是觉得怪怪的,抽出爪子敲了敲儿砸金贵的脑门,背着手气呼呼往前走,“勤俭持家懂不懂!我乐意!”

集市中:

“老狐狸就是老狐狸,别说整什么半价,即使搞再多幺蛾子,杜万全还是赚了个大发!”

顾昀一边往长庚嘴里塞糖球,一边看透本质状吐槽。

“别说人家了,你能不能管管你自己,多大的人了还没正形,瞎跑什么?”长庚抓住顾昀就觉得头疼,小时候在雁回是这样,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人一点长进也没有啊,还是让人操心。

“我牵着你逛还不行,矫情。”说着扣住长庚的手。

“诶?义父,你看那是什么?”长庚指了指旁边四四方方的铁篮子,就见那大篮子有半人高,下面还有四个铁轮子,看起来非常轻便。“以前买菜用菜篮,现在用车,啧啧啧,有意思。”

“不研究战备机甲,竟捯饬些投机取巧的小玩意儿,灵枢院最近很闲吗?”

顾昀嘴上刚要发作,就感觉身子一轻,被人捞了起来,随后屁股陷进那个嫌弃万分的铁篮子里,两条小腿在沿角翘着。

“......”

“军备机甲为了保卫百姓,民用的小玩意儿一样是为了百姓”,长庚忍着笑意给顾昀摆弄了个看起来舒服点的姿势,“义父放心吧,灵枢院现在不差人才也不缺人手。”

“... ...”

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吗?!!

一个大老爷们坐在小推车里,着实吸引眼球。感受到周围炽热的目光,一向厚脸皮的顾大帅难得红了脸。刚要挣扎着起身,便被长庚按住。

“别闹,让我下去!三尺的小娃娃才坐这玩意儿你瞎胡闹什么!”

长庚俯身,当着众人的面嘴唇有意无意蹭过顾昀微凉的耳垂,轻声道:“你是小娃娃时我还没出生,这个怪我,现在我知道错了,所以义父能不能别生气了,给我个机会...疼疼你?嗯?”

“... ...”

“好了好了,这样你就不会走丢了”,长庚就着身高优势抚了抚顾昀的头发,顺毛。

“乖,等下给你买小黄鱼吃。”

画成这个鬼样子才有进步的动力
好好学习,争取产粮_(:з」∠)_

试板子,临摹吃粮(?)太太的一个镜头,侵删致歉。
不打tag了,表白太太!
「怎样画一个干净的线稿,怎样上色,怎样操作sai...都是问题QAQ」

社团让画自己的人设,光速摸了一只233333333

临摹小熊的画_(:з」∠)_
心情复杂_(:з」∠)_

学校的窗帘让我自带了蓝色滤镜

给学妹瞎凃的染卡
第一次弄这个东西表示很懵逼
因为字丑就不打杀破狼的tag了

上古汉课听老师讲舜的名字,原来舜也是重瞳,所以小长庚有乌尔骨不是邪神,而是名人后代的象征吧
「2333333我胡扯的不要信,日常表白甜甜!」